精神错乱还是兼容并蓄:从行政院文化奖谈战后台湾文化场域的两种

正文

文化部24日公布第34届行政院文化奖得主名单,由甫离世的建筑人文学者汉宝德先生与两位资深文人齐邦媛女士、作家余光中获奖。诸如此类由官方主办的国家级奖项无疑代表最高的肯定与尊荣,得奖者往往必须有相当的年资,除了专业成就外更需要对社会有着综合层面的影响。

有趣的是,本届除了汉宝德外的两位获奖者皆来自于文学领域,特别是齐邦媛、余光中两人在生命经验、学思历程、文化意识与行动实践的同与不同,在在反映了战后台湾文化界的两种心灵倾向,值得大家进一步来思考。

战后台湾文化场域的两种心灵

齐邦媛(1924-)与余光中(1928-)在台湾文化场域中的代表性无庸置疑,除了两人皆是于战后迁居台湾,拥有外文专业以及在大学执教的经历以外,他们各自对台湾文学、文化场域的参与颇深,门生子弟更是在文坛中头角峥嵘、崭露头角。值得留意的是,齐邦媛女士与余光中的经历虽然如此类似,但他们两人的行动与实践却恰好映衬了战后台湾文化圈的两种心灵倾向,等而视之绝不公平,一概而论更是亵渎。

精神错乱还是兼容并蓄:从行政院文化奖谈战后台湾文化场域的两种

齐邦媛女士终生致力于推动台湾现代文学的英译工作,更催生了国立台湾文学馆的开馆;因为有她的建设与疏通,台湾文学顺利地在国际文坛中露脸发声。除此之外,她在2009年出版的自传《巨流河》中以自己的生命经验保留中国人战后颠沛流离的境况,也记录了自己之所以根留台湾的心迹。

相较之下,被誉为「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的余光中对台湾文学的贡献则仅止于创作方面(而且他并不认同所谓的台湾文学)。即使他在作品当中流露的特定美学倾向自成一家,但新古典主义终究只是战后台湾现代诗潮的其中一支,既非精髓,亦非全貌;更别说,其作品长期佔据中学国语文教材亦不过是编选制度不良的结果,影响犹待公评,过早的美誉大可不必。

精神错乱还是兼容并蓄:从行政院文化奖谈战后台湾文化场域的两种

两人最大的不同在于虽然同样在台湾文学场域中耕耘,但齐邦媛女士不仅协助了台湾文学本土化、体制化的建制,更积极地协助其外译、发扬,让台湾文学得以散布至世界。相反地,余光中的美学倾向与创作实践则以原乡为主体,进而在台湾岛屿上用书写创造中国、想像天朝。

牛鸡同一皁,鸡栖凤凰食

文学与建筑的不同,在于建筑方面除了巧思外尚有太多现实环境的限制需要考量、妥协;相较之下,两位同样在年少迁居台湾、执教于大学、对台湾文学、当代文坛有着相当影响力的齐邦媛女士与余光中,则是各自选择了不同介入、诠释、理解台湾文学的方式,直接形塑出台湾文化场域中的两种心灵依归。

然而从这个观点来看,齐邦媛女士与余光中同时获奖并非兼容并蓄、而是精神错乱下的结果。首先,如果文化奖以获奖人长期的综合贡献为标準,那幺仅以诗文创作成就个人冠冕的余光中,如何比得上凭藉一己之力为台湾文学体制化奉献良多的齐邦媛女士。

再者是,过去在戒严时期充当党国打手撰写〈狼来了〉一文的余光中;曾经与王昇、银正雄等人一同对付乡土文学的余光中;至今在刻意掩盖个人反共史下勤走两岸钻营个人资本的余光中,又究竟有何资格与自父亲齐世英起便是民主派、自由主义者的齐邦媛女士同台授勋呢?

本届行政院文化奖虽然刻意凸显了台湾文学的发展成果,但在缺乏历史脉络的爬梳与整理之下,牛骥同一皁,鸡栖凤凰食,反而让得奖者之间自然出现丰富而有趣的「对话」,或许也是文化部当初意想不到的结果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