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越:越老,活得越帅!

正文

孙越的人生犹如一场斑斓奇美的梦,前半生在演艺事业开创高峰,后半生在公益事业日日行善。在这场梦里,他没有只让自己快乐,而是让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

从今之后,只见公益,不见孙越

孙越决心离开演艺界,专心做公益的时候,曾立下誓言「从今以后,只见公益,不见孙越」。他在受访时态度明确表示,「你在做志工的时候,就要专心做志工,不受外诱。」那种不受外诱的「专心」,一直是他的坚持,不论是做公益还是从事表演。孙越担任全职终身志工已超过二十五年,这漫长的坚持,可以用「矢志不渝」这四个字来概括。

许多人都曾问他这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继续拍戏的话,就可以多赚一些钱去帮助别人?」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合乎情理,毕竟他的演艺事业那幺顺利,如日中天,如果他愿意,这是继续留在演艺圈很好的理由。但是孙叔叔这幺回答:「这种说法是电影公司老闆说的,结束了就是结束了,说好不拍就是不拍了。」

孙越举「董氏基金会」另一名终身志工陈淑丽为例,她也是演艺人员,大可以在拍戏之余做志工,胜过把戏推掉。但因为她知道公益机构的需要,知道董氏基金会在做什幺,透过专业志工,才真正能帮助机构。定位清楚之后,就不会犹豫不决了。

选择担任终身义工的作法,使得孙越的公益慈善相较于其他人,显得单纯而专注。做慈善目的是帮助别人,他秉承着这样的信念,尽最大的能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并且视个人虚名如浮云。

一息尚存,就能继续干活

一九八三年,当时的《宇宙光》杂誌发起了「送炭到泰北」的行动,参与这个活动可说是孙越的转捩点。当时他正罹患重病,但他申请了自动出院,带着导尿管上路。身体健康的人走这样一段路程尚且嫌劳累,而他是应该卧床休息的住院病人,却坚持走往中南半岛泰国北部的山区。

从台湾到泰国北部的吸毒村,一路上并不舒适,不但行程十分紧凑,舟车劳顿,而且天气潮热,卫生条件也很糟。孙越只担心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延误行程,他不敢停下脚步,也未要求例外休息一下,坚持走完了整个行程。

泰北吸毒村充斥着贫穷与犯罪,并没有让孙越退缩,反而促使他思考,要不要将慈善作为主要事业。在泰北,一个孩子死在孙越的眼前,抱着死去小孩的妈妈没有哭。那一刻,孙越想的是,人都会死,对这个生病的幼儿,死亡可能是超脱,而我在死前,除了演艺,还能做什幺?

他自省,身为演艺人员,透过掌声得到肯定,赚了钱,看似满足,但其实都只是个人所得而已,「我们缺少的是为人做事,不是为观众,而是对那些有需要的人,也许他们根本就没看过我们的电影,但我们就为那份『需要』提供协助。」

当他亲身接触这个世界种种贫困、缺乏、黑暗的角落,也看见了「需要」-来自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并不相识的人的「需要」。他决心排除一切阻力,投向公益,伸出手去碰触社会底层那些呼喊求救的人。

这趟泰北之行,孙越对公益的体会更实在具体,也愿意承担这个使命。他向董氏基金会董事长严道先生表示,希望成为该会的终身义工,这是他理解的公益,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观点,才能支撑他做到「只见公益,不见孙越」。

一九八三年他第二次获得金马奖,在此之后的六年,他每年四个月拍电影,八个月做公益。到了一九八九年,他已经做了四十年演员,在演艺生涯中到达极致,有一天,他毅然决然鼓起勇气,告诉另一半孙妈妈,也告诉所有人,「孙越要离开演艺界,专心做公益,不再赚钱了!」

其实孙妈妈一开始并不能理解他,毕竟公益之路实在艰难,而当时他的事业又那样成功。他反过头来劝孙妈妈,解释自己的公益理想,「这个世界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对我们而言,除了钱之外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亲情、友情、社会的需要,也许感觉是空泛的,很模糊的,但你生于那里,你愿意付出一点心力的话,得到的东西应该比金钱更宝贵。」从此,他便真的不再赚钱,藉着各个公益团体,用心关注着社会里那些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需求。

做公益并不轻鬆或光鲜,很多时候面对的是死亡、疾病、贫苦与伤痛。孙叔叔豁达地面对人生每一个转折,就如同他正面看待当年父亲的遗弃,「要谢谢父亲在我小时候遗弃我跟母亲,因为我在成长中缺了一块,所以我决定在自己的生命中绝不离弃妻子、儿女。」

孙越从十六岁开始吸菸,菸龄长达三十七年。一九八四年,他拍摄电影「老莫的第二个春天」,当他一个镜头完成,自然拿出胸前口袋的菸要点火时,他突然想起,便反省自己,「孙越啊!你知道抽菸对别人有害,你还要再抽吗?」于是他便戒掉了菸瘾。将近四十年的菸瘾岂是容易戒的?他也从来没有公开宣布戒菸,然而当他站在公众面前的时候,已经戒菸成功,并执着在宣传禁菸上了。

孙越虽然已经戒菸超过三十年,却还是饱受「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折磨,这些年他专注于菸害防制,最忧心的是台湾青少年居高不下的吸菸率,所以在癌症手术之后,站出来大声疾呼,并促成了「大部分室内公共及工作场所禁菸」的「菸害防制法」修正案的通过。他并未向大众展示自身疾病的痛苦,而是尽力协助他人,避免重蹈覆辙。他勇于对抗财大势大的菸草公司,倾全力帮助华人免于菸草的戕害。

孙越没有任何政党色彩,因为他认为只有如此,才能拒绝很多邀约,知所取捨,为了自己愿意的事而奋斗。他参加「饑饿三十」,将爱心物资送到非洲;参加「捐血一袋,救人一命」;协助「联合劝募协会」、「器官捐赠协会」的成立;探访癌末爱滋病人;随﹁基督教更生团契﹂定期至各地监狱探访受刑人︙。在他的公益生涯中,做了各式各样的工作,关注着社会上各阶层的族群,尽力给他们帮助。

作为一个年龄愈来愈大、体力开始走下坡的老人,孙越放弃了安逸与舒适,选择了奔波与劳累,勇于面对社会的灰暗与破碎,他用真心真情去感染那些弱势族群,并甘之如饴。

在做了这幺多年的志工之后,公益已经成为孙越生命的一部分,套句他的话来说,便是「一息尚存,就能继续干活」。「就一个一九三○年出生的老人而言,能做的其实已经有限,但公益常繫我心,只期望我的棉薄心力能传递更多的平安喜乐,避免不必要的伤害发生。」这是孙越对自己的评价。

当你从梦中醒来,已经走完一生

纵观孙叔叔走过的路,从童年到从军到当演员到做公益,从上海到天津最后到台湾,他经历了诸多沧桑,也创造了无限精彩。他的人生有如天边云彩,不可预料,複杂而多变。然而在他走过的这八十五年,有一样东西始终没有改变,未来也不会改变,便是他的善良与乐于助人。

他时时刻刻行善,如同「润物细无声」的水,当他看到一些人受到他的帮助而改变,他会感到欣慰。有时他也会面对难以想见的挫折,但并不会因为看到负面的结果,便改变自己的规划与原则,「就像身为爸妈,对孩子的爱,是一份责任。」

孙越时常在修正自己,他愿意为了把公益做得更好而改变,但并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也不会改变助人的善心。孙越拍过很多个公益广告,他心怀虔诚的相信,世界可以因为他的努力而变得更好、更温暖,「重要的是目标正确,对于所有的压力便都能释怀,因为你知道在做什幺,而不是只为自己。」

孙越已是老人,但他声音依旧沙哑而有磁性,精神奕奕,谈笑风生,幽默风趣。他看透人生,充满智慧,不役于物,所到之处,总是受人欢迎爱戴。他用正面积极的态度看待老年,「要记着,不要让老人一直觉得快要死了而沮丧,要让他们想着愈老愈有意思,活得有信心,就会愈老愈帅。」

捨弃演艺事业投身公益的孙越,依旧热爱电影,常和太太结伴去电影院看院线上档的新片,有时候一个礼拜要看五场。这辈子他演过两百多部电影,最多的时候同时轧九部戏。曾有人问他:「会不会后悔离开演艺圈?」他便讲起一首顾媚早年的歌:「人说人生如梦,我说梦如人生;短一剎,你快乐你兴奋匆匆的一场;你悲哀、你苦恼;帝王的尊严、乞丐的穷困、峰上的白雪、海底的奇珍;当你从梦中醒觉,你已走完了人生。」

前半生在演艺事业开创高峰,后半生在公益事业日日行善,这便是孙越的人生,如同一场斑斓奇美的梦,而在这场梦里,他没有只让自己快乐兴奋,而是让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一点,快乐一点。在走完人生之前,他仍不停地继续作梦。

摘自《在人间遇见天使》


孙越:越老,活得越帅!

Phot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