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火车头:出版产业真正该做的事

正文

做个火车头:出版产业真正该做的事

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

出版产业在这次的反服贸风波里面可算是特别醒目了。有人开第一抢,有人为出版自由呼号,有人写宣言、发连署,顺便再把陈年旧事拉出来一併清仓。

由于我已经写过好几篇谈论产业和出版自由的文章:

台湾出版业真正的威力是什幺?台湾的出版自由到底会不会被服贸摧毁?自由体系最好的防御是什幺?——答彭明辉老师

除非有独特的新议论出现,否则我想说的都说完了,反正能沟通的上面几篇应该足够提供更多思考,而那些不能沟通的,写再多也没用,我还是把力气放在别的地方好。与其浪费时间连署或反连署,我想谈一点更有建设性的东西。

在台湾出版产业真正的麻烦这篇文章中,我提到台湾出版产业的大麻烦是「畅销榜上外来书种太多」(台湾的畅销书本土率只有30%)。我们缺少能跟整个社会对话,刺激思考,产生震动和共鸣的作者。我们只有在自家的小圈子写着自己的题目的作者,于是在排行榜上:

我们的人生整理是日本人教的,减肥塑身是韩国人教的,商业谈判是美国人教的,儿童教养是德国妈妈教的,惊悚故事是英国人讲的,连《正义》这种考验脑力的书都能上榜,但那也是美国人写的。

这并不是说我眼中只有排行榜,没上榜的都不重要,不,不是这样;论重要性,大家都很重要,但论起足够性,台湾的本土畅销书种比起美国、日本的排行榜,特别显得匮乏。美日两国的榜上百分之九十五都是该国作者,这跟台湾的情况是完全颠倒的。

排行榜上缺少能够打动整个社会的本土书种,太少作者跟这个社会同脉搏、共呼吸,简单说就是缺少时代精神。翻译书虽然精彩,但美国作家并不会关切我们的生存,我们的忧惧,或者我们一路走来的重重心事。

排行榜上的本土製造,不只是凝聚社会的温柔力量,也是促进我们拥有共同感的祕密药方。但不幸的是,在这件事情上,出版界缺席得厉害。

出版界太少製造让整个社会为它共同紧张、共同垂泪、共同悬着一颗心、共同记忆、激荡、缅怀一辈子的好故事;结果台湾也因此而缺少能够滋润影视、戏剧、表演、文创的重要养分。

在文化先进国,出版业是所有文化产业的火车头工业。「《侏罗纪公园》开启了科幻惊悚的原着、电影、玩具、游戏的大产业链;《爱国者游戏》推动了谍报动作片的类型;《哈利波特》席捲了影视、动漫、游戏甚至是伦敦国王十字车站都要增设一个『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搭上JK罗琳这个『一个人的火车头』所带动的产业链。」

根据好莱坞电影工业的统计,纯粹原创的电影剧本只占四成多,如果以二〇一三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入围为例,九部片子有六部是改编自小说、传记或真人故事,所以这一年的改编比例更高达六十六%(出处)。李安的《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就是典型的改编自畅销小说的卖座电影。

出书是所有文化产业里面投资成本最小的,出一本书硬体投资不超过二、三十万,现在台湾随便拍一部电影,没有个五千万资金简直拍不出好东西来。这中间是二百比一的落差。这也是美国电影改编比例高的原因,电影投资实在太庞大了,他们需要小说先测试市场以便降低风险。

台湾的出版业没有做到做为文化产业的火车头的任务。它应该要做到的。它应该为所有的文化产业提供故事的养分。因为它的产业特色就是成本够低,可以产出够多的複杂性,而且一个人就可以完成。

广义的出版业工作者,应该要立志提升畅销榜上的作家本土率。把出版产业打造成文化产业真正的火车头,让所有人都能在小说、电影、电视、表演、舞台、文创等每个领域,都看到来自本地的文化脉络所孕育的悲喜与感动。

还不止此,出版产业能贡献的也不只是小说类,非文学的科普类、报导类、历史类,转成精彩纪录片的例子所在多有。台湾在这方面也落后太多(请注意,我说的不是没人写,我说的是畅销榜上看不到)。

如果只做一件事而能够全面提升所有文化产业的软实力,那幺除了让台湾的畅销书本土率翻一倍以外,没有其他事情能有这种效果了。这是艰鉅的挑战,因为竞争对手全是世界级的冠军,深夜食堂、饥饿游戏、贾伯斯传、快思慢想、冰与火之歌、龙纹身的女孩……要跟这些世界顶尖的作者并驾齐驱。日本出版产业办到了这件事,而我们距离非常遥远。

行业里的每个人,作者、编辑、媒体、文学奖、书评人、书店企画、读者,我们都有责任把这个目标视为自己分内所当为。从现在就开始尽自己之所能,写作的立志感动全台湾,推书的努力在畅销榜上与外国作者较量,文学奖在评选标準上,能不能给「打动读者」更多权重?书评人能不能挖掘更多被埋藏的本地杰作?而读者能不能给本地作者更多机会?

这样的话,也许十年后,出版产业可以真正做成所有文化产业的火车头工业。这才是提升台湾的软实力我们该做的事。(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

老猫将于开讲,邀请您一起畅谈经典文学的前世今生!
立即报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