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抗疟草药‧鲜品药效佳‧青蒿清虚热退骨蒸

正文
属抗疟草药‧鲜品药效佳‧青蒿清虚热退骨蒸(吉隆坡讯)中国中医科学院药学家屠呦呦因新型抗疟药“青蒿素”的创製成就荣获诺贝尔医学奖,屠呦呦和青蒿素顿时成为国际焦点,中医药尤其抗疟草药也成为时下热门话题。中医师兼草药专家许明福指出,青蒿素是从植物黄花蒿叶提取,并以合成方剂用予治疗,不过,中医常用方剂则是採取与黄花蒿同属的青蒿配伍处方应用,其气味芳香,虽性味苦、寒,但不伤脾胃,主要用于清虚热、退骨蒸,新鲜服食所取得的药效最佳。与黄花蒿同属屠呦呦所创製的青蒿素是提取自黄花蒿(学名:Artemisia annua),凡提取物(萃取)皆被视为一种西药,而中医药用则是以草本植物青蒿(Artemisia apiacea)为主。无论黄花蒿或青蒿皆属菊科蒿属植物,植物外貌、性味和功效十分相似,令人一时半刻无法清楚分辨。许明福说,黄花蒿和青蒿是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两草的生长有别,特别在于叶片,前者是三回羽状全裂,后者则是二回羽状分裂。我国药店售卖的青蒿干品大多来自中国。他说,青蒿有蒿子、香蒿、细叶蒿等的别名,性味苦、寒,归肝、胆经。青蒿有淡淡的清香味,以品质鲜嫩、色绿及气味清香为佳,可鲜用亦可阴干切段备用。他指出,青蒿药性寒凉,主要用于清虚热和退骨蒸。骨蒸是形容阴虚潮热的热气自体内透发而出,一种虚热的表现。青蒿适用于肝肾阴虚及虚火内扰所引起的一系列虚热相关的疾病,这些症状包括午后发热、手足心热、虚烦不寐、盗汗遗精、舌红少苔、温热病后期、邪热未尽等。蚊症病患适用“一些人发高烧过后,身体还是感到很热,但是外在体温不高,这就是其中一种虚热症状,这种症状都可以从中医四诊辨证后确诊。”他提到,患上骨痛热症者痊癒后也会有虚热症状,例如出院后一週感到食欲不振、皮肤干燥甚至脱皮,这都是余热未尽的现象,而身体过热造成大汗出尽,以致体内脱水和缺水。他声称,青蒿常配伍清热凉血及清热养阴的之品,例如配伍银柴胡、胡黄连、知母、鳖甲等同用治疗阴虚发热及劳热骨蒸;与连翘、滑石、西瓜翠衣等同用治疗暑热外感和发热口渴;与黄芩、滑石、青黛、通草等同用治疗疟疾寒热。性味属苦寒肠胃不适者慎服中医文献《本草害利》记载:“苦寒之药多与胃家不和,惟青蒿芬芳袭脾,宜于血虚有热之人,取其不犯中和之气耳。”许明福医师解释说,青蒿性味苦寒,如果脾胃不好的人服用苦寒的药会有肠胃不舒服的反应。不过,青蒿(鲜品)具有独特的芳香,能够“制衡”当中的寒性,所以服用鲜青蒿对脾胃的影响不大。不宜久煎他说,青蒿自古就被称为“疟草”,意即用于治疗蚊子传染的疾病,本地也有治疗疟疾的生草药,其中以“水蜈蚣”见称。“至于本地和外国的疟草哪个疗效最好,我认为,我国是四季常夏的国家,温病或湿热疾病是常见疾病,而生长在这里的植物也适用来治疗这些疾病。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就是这个道理。”他提到,青蒿的特点在于芳香,因此不宜久煎,生鲜食用效用最佳。使用青蒿有一定的禁忌,脾胃虚弱、肠滑泄泻者忌服。药用价值高售价便宜常配伍各种药材治病许明福医师指出,青蒿药用价值高,而且售价便宜,可以和各种草药配伍用于治疗不同疾病和症状。不过碍于现代许多中医师为求方便,採用加工后呈粉末、液体等的药材(处方药),加上现代人为节省时间,避免花精神和时间在煎煮中药,而要求食用便利的中成药或即食方剂,以致青蒿的使用和处方越来越少,本地药店也减少进货。他提出,草药配伍的运用有时候是根据中医师的师承或用药习惯,没有一定的标準,所以,习惯运用青蒿的中医师经常看诊处方时就会开有青蒿的方剂,反之,不常使用青蒿的医师处方时就儘量不用青蒿,而使用更擅常的草药或配伍。他说,青蒿多数配伍其他药材成合剂治病,很少当作单味药运用,即使配伍,其使用份量也很少,约10至20克。无论是配伍或单味运用不能一概而论,胥视患者的病情而定。少单味药运用他声称,治疗疟疾最好是採取新鲜的青蒿,例如榨汁生饮,本地没有新鲜的青蒿,可以採取其他具有同等疗效的抗疟疾草药。他补充,许多药典都有记载青蒿如何配伍使用,至于是否适合每个人,最好还是咨询中医的意见,因为中医将根据个人的病情、体质等调整基础方以达到最佳疗效。青蒿药典选方1.青蒿鳖甲汤出处:《温病条辨》青蒿6克鳖甲15克细生地12克知母6克丹皮9克主治温病后期,阴液耗伤,具有养阴清热之功效。2.清骨散出处:《证治準绳》银柴胡5克青蒿3克胡黄连3克秦艽3克醋鳖甲3克地骨皮3克知母各3克主治虚痨骨蒸或低热日久不退,具有清虚热、退骨蒸作用。/良医‧文:包素菡‧2015.12.1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