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积怨酿悲剧‧夫延扣1週

正文
夫妻积怨酿悲剧‧夫延扣1週(槟城)警方初步调查证实,陈姓市政局执照组官员泼镪水杀妻伤女案,主要是夫妻俩积怨已深,反目成仇而引发的家庭悲剧。杀妻的陈姓官员自首后,已被延长扣留一週助查。至于有传言指是钱财问题引致的悲剧,阿占强调警方将会深入调查。据了解,53岁的嫌犯于上週六自首后,当天就被警方押往法庭申请延长扣留助查。不过,由于当时他的妻子锺瑞莲尚未死亡,警方只援引刑事法典326条文(以危险武器或方式自愿严重伤害)调查这宗案件,如今他的妻子已经宣告不治,警方立刻改以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展开调查。改谋杀调查陈姓嫌犯上週六只被延扣一週,相信他的扣留期满后,警方将会援引谋杀的罪名再度延扣他。东北区警区主任阿占助理总监今日(週日,10月25日)证实这宗谋杀案时说,初步调查显示此案是家庭纠纷所引起。这对夫妻的关係相信已经破裂许久,两人不时发生争执,为这宗家庭悲剧埋下导火线。“案件目前以谋杀案处理,警方将会加快完成调查报告后,把报告呈交副检察司,相信很快嫌犯就会被提控上法庭。”这宗镪水杀妻伤女案是于上週六凌晨约3时发生,嫌犯、死者锺瑞莲和被严重灼伤的17岁女儿陈慧琳,一家人居住在峇都兰樟斯里依巴拉欣路木屋区门牌146D号的木屋。死者锺瑞莲(50岁)为当地金马仑咖啡店的福建炒麵小贩,与53岁陈姓嫌犯在1988年结婚至今育有2名孩子,除了同住的女儿外,还有一名在外居住的20岁儿子陈俊宏。买镪水藏家有计划杀妻据说,陈姓嫌犯相信是有计划杀妻,一早已经买定有了镪水收藏在家中。上週六凌晨,嫌犯趁妻子锺瑞莲熟睡后向妻泼镪水,结果妻子严重受伤。妻子不断吶喊尖叫,吵醒睡在隔壁的女儿慧琳。慧琳目睹母亲的惨状,不顾一切扑上前救母,但不幸被镪水泼伤上半身,双眼也因损伤而看不清方向。当时,慧琳负伤忍痛搀扶母亲到屋外坐下后,跌跌撞撞摸黑跑到50公尺外婆婆家求救,终在一群邻居协助下,两人被送往槟城医院抢救。但不幸的是,经过多个小时的挣扎后,锺瑞莲于上週六中午12时30分不治,陈慧琳目前则仍在槟城医院加护病房治疗中。女儿毁容失明曾在PMR考试中考获7A的优秀生陈慧琳,即将应考大马教育文凭。原本大好前程的她如今被灼伤双眼,虽然暂无生命危险,但初步诊断她不只毁容,更是永久失明。她的兄长陈俊宏週日在太平间外受访时说,他早上前往探望妹妹时,值勤护士告知妹妹情况稳定。“我原本鬆了一口气,但院方说妹妹将永久失明,我实在不能接受。”护士告诉他,妹妹的脸部60%遭镪水灼伤,伤势非常严重,双眼也已无法医治。后悔致伤女儿嫌犯目前还押在扣留室,据知他的情绪尚算稳定,但对自己致伤女儿却是感到万分后悔。据悉,嫌犯自首至今情绪一直很稳定,但一提起女儿,情绪就会起变化。知情人说,嫌犯虽然与妻子的感情破裂,经常吵架,但非常疼爱一对儿女。所以,有人推测可能他是无意间伤害到了女儿,受不住良心谴责才会到警局自首。女儿未知母亡己失明为了让陈慧琳安心养伤,家属目前都守口如瓶。正在加护病房的陈慧琳,仍不知母亲已经逝世,也不知道自己永远失明。陈俊宏透露,他们只是探望妹妹,其他的一切都还没说。他说,妹妹已经清醒但还不能说话,不过情绪显得很激动,为了不让妹妹痛上加痛,能安心养伤,家人决定暂不告知真相。二哥:妹没提过家暴死者二哥锺海荣(56岁)透露,妹妹两年前曾倾诉面对家庭问题,然而近年来,妹妹很少谈起家事。事发时,锺海荣刚好被公司委派到吉隆坡公干,他于上週六凌晨5时许接到消息,立刻赶回槟城。他说,虽然他们兄弟姐妹感情非常融洽,但妹妹鲜少向提起与丈夫的问题,也没提过被丈夫家暴,可能不愿意导致兄长和丈夫的关係变僵。“我们曾看到她的眼部及身体其他部位有瘀伤,但她没说是甚幺原因造成。我们也曾开解她,还劝说不要和妹夫计较,凡事要看开点,没想到妹夫会杀人。”锺海荣说,嫌犯见到他们时,不打招呼就在他们面前走过,连岳父逝世,嫌犯也没出席丧礼及送殡,态度冷漠如陌生人。死者年迈的母亲接到消息后,一直伤心哭泣,孩子害怕老母亲无法承受打击,不让母亲到太平间办理认领死者遗体手续。死者家属于週日下午领取死者的遗体,运往发林邱公司卫生所设灵柩,并在週一(10月26日)举殡到白云山火葬场火化。儿:童年曾见父打母陈俊宏承认外间所传:父亲曾经打母亲。命案发生后,坊间传言四起,指嫌犯有暴力倾向,不时殴妻。儿子陈俊宏受询时的坦言确有此事,对父亲殴打母亲的传言直认不讳,但表示那是在兄妹俩童年发生的事。“小时候,父亲会因一些家事打母亲,我们长大后,就没看到父亲动手打母亲,但两人不时会发生激烈的争吵。”‧2009.10.2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